沉重的肉身(之一)

刘小枫<沉重的肉身> 之一: 
刘喜欢捏造词汇,但不算诘屈聱牙。

很多时候人不易把握自己的欲望,而且因为个体人的欲望想象的实现可能性是多样的,个体人没有能力知道,哪一种可能性是自己的欲望想象的真实实现.

“欲望想象的实现”不能把握,甚至连”欲望”对象的真实都不能把握。那些是你真的需要的,那些是你真的渴求的?一种欲望或者一种情结可能只是自我麻醉的精神鸦片。

一个欲望想象既可能这样实现,也可能那样实现,就像一个人穿过一片树林,他只能走一条道路,而不能同时走几条不同的道路。一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但一次的生命本来有想象中无限多的生活可能性。当欲望想象面对各种可能性时,只能选择其中的一种可能性,别的所有可能性就被放弃(或用哲学语言说否定)了。

这就像昆德拉的比喻,人生就是第一排练。

欲望想象的实现与可能性、随之与在可选择的可能性中的选择是不可分的,个体人并没有能力知道哪个选择是最好的,只能相信某个选择是最好的,如果个体人不愿意像古代智者教导的那样,放弃或限制欲望想象,只是选择相对的绝对物的话。于是,个体欲望的任何选择都是一次生命的冒险。一个女人要找这世界上最好或自己最喜欢的男人做丈夫,她唯有相信自己碰到并选择了的这个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或自己最喜欢的男人,她的这一欲望想象才会圆满;而实际上,在这个世界上有比这个男人更好或更让她喜欢的男人的可能性始终存在。

男人也是如此,不仅感情,生活工作等等都是一次又一次的冒险选择。换种表述,用计算机术语比喻,这就是一个贪婪算法搜索模型。像高数的极大值和最大值概念,贪婪算法得到结果是局部最优,但不能保证是全局最优解,有的情况,需求全局最优解是NP复杂度,没有意义.

相信在这里为可能性的选择提供信念性支撑,可以让人不至于心死于遗憾。要是一个人在可能性面前老是选择不定,就会因为生命时刻的延误而患上致死的忧郁症。
自由伦理的艰难也在于选择幸福时的艰难。